《hit轻音乐》杂志怎么样?


 发布时间:2021-01-16 19:33:35

目前2.0.4的版本背景音乐都是新歌 日文吗? 那就是一下几首: 1. flying 2. starry Heavens 韩文就有: 1.TO ME 2.shampoo 希望能帮到你 祝你游戏愉快。

我觉得你说的第二条并不是十分准确。我看了你链接的电影的片段,里面除了鼓点,好像还有一种我叫不出名字的乐器。我觉得关键是搞清楚这是什么乐器。

音乐是反映时代的明镜。从1950年到2000年,50年间日本音乐界诞生了不少杰出音乐人。音乐固然是变幻莫测的,但在时代发展的社会大背景下,仍旧有迹可循。他们当中大约有10位音乐人,自觉不自觉地依据时代要求创作,领导了音乐发展的潮流。这些音乐巨人的作品,代表了不同年代人们的生活状况和内心需求,如今听来,依然能感受到时代的脉搏。美空云雀--一代演歌女王   1950年,战后的日本,吃不饱的年代。美空云雀的歌声不仅仅是听觉的享受,更安抚了多少颗脆弱的心灵。1937年5月29日,她出生在日本横滨市。儿时的她就在舞台、电影等表演中显露出惊人的天赋。1949年黄莺初啼,“河童”、“悲伤的笛声”。当时的她只有12岁,虽然从90年代的SPEED开始,低龄化已成为一种趋势,但在那时,12岁的女孩又演电影,又唱主题歌,是很稀奇的事。

当时有舆论批评她太过早熟,但她丝毫不逊成人的声线终于折服了广大听众。后来的作品有:“苹果民谣”、“悲伤的酒”、“火红的太阳”、“头发乱了”、“川流不息”等等。现在听来,无一不是经典老歌,经得起岁月洗刷。1987年美空云雀一病不起,但第二年仍坚持举办了个人演唱会,1989年去世,享年52岁。日本政府追赠她国民荣誉奖。确实,她对日本音乐界的功绩,可用“战功赫赫”来形容。她的歌声是一段日本音乐史,即使世代交替,依然能永远流传下去。说到美空云雀,很多人都以为她是演歌女王,其实她多才多艺,不论是JAZZ,还是拉丁舞曲、民谣,都十分擅长。这里特别推荐大家听一听“星尘”、“A列车远行”,其中的英文部分咬字清晰,流畅自然,对外语的把握非常到位。如果那时她去了美国发展,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前景呢?   1966年的“悲伤的酒”以及后来的“火红的太阳”都获得了很大的成功,但从那以后,她的曲风不再变化,渐渐固定成演歌一派,艺术的舞台也变得狭窄了。

畅销曲依旧不少,象晚年的代表作“爱灿灿”、“川流不息”等,词曲堪称一流,但若不是由美空云雀来演绎,恐怕会逊色不少。她的唱腔沉稳安静,细细咀嚼歌词意境,直指人心。时至今日,仍有许多歌手翻唱她的歌曲,尤以港台居多。翻唱不是一辈子的事,更应学习的是象她早年那样,挑战各种类型的歌曲,拓宽自己的表演舞台。只有这样,艺术之花才能长开不败。泽田研二歌谣曲泰斗视觉系鼻祖   从60年代到70年代前半期,是日本“歌谣曲”的全盛期,再加上电视的普及,歌手渐渐学会利用视觉效果作秀。泽田研二是第一位化妆男星,也算是视觉系艺人的鼻祖了。他的妆容亦男亦女,且妖且魅,浑身披挂,闪闪发光,是当时的话题人物,不少歌迷会特地守在电视机前,只为一睹他的锦衣华服。进入90年代后,日本男性化妆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,许多高中男生都习惯了化妆,可以说,这是一个充斥了假面的社会。

泽田研二1948年6月25日出生在日本鸟取县,以一曲“我的玛丽”正式进入歌坛。畅销曲有“蒙娜丽莎的微笑”、“花的头饰”、“危险的两人”、“追忆”、“任时光飞逝”等等。1977年一张“我自风流”获得1979年度第19届金曲大奖,当时收视率高达51.6%,至今无人能敌。他是日本歌谣曲黄金时代的顶级歌手。泽田研二的成功不仅仅是因为他很好地利用了电视媒介,从视觉、听觉双重角度塑造自己的形象;他的词曲制作更是下了大功夫,力邀当时隶属于音像公司的“御用”文人为自己度身定做,后来更掀起了词曲作者向自由撰稿人发展的风潮。其中配合最为默契的要算是安井霞了,她为泽田度身定作的“危险的两人”、“追忆”销量都非常好,可惜安井霞于1994年红颜早逝。泽田沉痛哀悼,并举行了巡回演出,演唱曲目全部由安井创作的歌曲构成。

现在的泽田,依旧每年推出单曲、大碟,时不时在日本全国各地进行巡回演出,他的音乐听起来依旧是那么精力旺盛,但对于和他共同成长起来的那一群歌迷来说,他已不再是那个“歌谣奖”No.1——每次在电视上做节目都会令人耳目一新的泽田研二了。当年纸醉金迷的他如今风光不再,终是尘归尘、土归土了。井上阳水一代音乐诗人   帕妃的那首“亚细亚的纯真”,相信国内许多“哈日族”们已经耳熟能详。这首歌曲正是出自于著名音乐制作人井上阳水的手笔。从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,井上阳水在日本音乐界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。与其说井上是一名优秀的音乐人,倒不如说他是一个真正的词人。他的歌词白话般朴实,却有一种真切的美感,一句句读来,颇有小说之韵味。日本学生运动失败后,有许多年轻人心灰意懒。“自杀的人越来越多了,我从今天报纸上看见的一个小小角落里。

”他的歌迅速在年轻一代中传唱。一次失败的运动,不只是鲜血的浪费,更多的年轻人哭过了,觉得累了,心也麻木了。他们不再关心社会政治,而是更注重个人生活。“想去恋人家里,呵,可是没有伞。”   简简单单的自言自语,直截了当的愿望表露,这首“没有伞”成了井上最负盛名的代表作。虽然看得出Beatles的“A day in the life”的痕迹,但井上随意写实的文风可见一斑。再比如那首“少年时代”:   “走过了夏季   秋风飕飕地吹着   你的心还在犹豫着该爱谁吗?”   这首歌在日本几乎是家喻户晓的,除了热爱音乐的年轻人,就连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都会哼这几句歌词,大概是因为花样年华谁都有过吧。其实这首歌的创作过程非常简单,是他闲下来的时候随随便便哼出来的,看来玩音乐还真得需要些天赋呢!   他和奥田民生最近的合作真可谓是锦上添花,两人不仅推出了最新大碟《井上阳水与奥田民生》,奥田民生更作为PUFFY的制作人,力邀井上阳水加盟。

井上果然不负重望,一改平实作风,开启新新人类的动感激情,又一次大获全胜。松任谷由实“新音乐”女王   最近由藤原纪香主持的音乐节目"FUN",为了纪念播出第100期,邀请了一位神秘嘉宾——她就是日本的“新音乐”女王松任谷由实(原名荒井由实)。她已经有整整19年没有在电视节目上唱歌了,这次可说是破天荒。节目非常丰富,除了那些脍炙人口的老歌外,更有一些即将推出的新歌,其中包括日本奥运宣传歌“Partnership”。藤原纪香主持节目近两年,从早期的筹备开始就希望能请到松任谷由实担任嘉宾,如今得偿所愿。这还多亏了她的拍档松任谷正隆,他正是松任谷由实的丈夫。虽说是知名作曲家,可在家里对“新音乐”女王却是百依百顺。看来无论是爱情还是事业,松任谷由实都是名副其实的女王。

1954年1月19日荒井由实出生在东京八王子,1972年在大学求学期间参与演艺事业,同年7月以一曲“不需要回答”正式进入歌坛,1973年11月推出首张大碟《飞机场上空的云》,1976年与作曲家松任谷正隆结婚,从夫姓改名为松任谷由实。她是名副其实的音乐才女。80年代以来,她的歌曲堪称“不倒翁”,销量总在100万张左右晃荡,因此在日本艺人收入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。她的歌词相当生活化,从冲浪、滑雪、开车兜风到恋爱、吵架、逛街,但凡生活中发生的琐事种种,总能在她的歌词里找到痕迹。60年代歌手们宣泄的世界是长发、牛仔、无精打采;70年代,经济高度发展,高中生们开始热衷于六本木的迪厅,湘南暴走族的第一代正在发展着,大学运动走向沉寂,学生们更注重个人享受。这是个物质丰富的社会,不少的人都忙着吃喝玩乐。

松任谷由实紧紧抓住了时代的脉搏,她的歌通俗易懂但音乐水准极高,也许是因为她从小就学习钢琴的缘故吧,她的作品与之前的那些日本流行歌谣不同,自有一种大家风范。她的嗓音清亮,令人心旷神怡,充满希望。一首“春天来了”,唱出了每个人心中那一份对春天的呼唤。只是时代的巨轮无情地碾过最初的花瓣,失控的经济发展导致了纯真的幻灭。圣诞夜的总统套房一早被预定一空;“爸爸”们带着自己的私房钱在大学校园里寻找一夜情人。这样的时代,松任谷由实仍旧唱着“纯爱”,未免有些可笑。90年代,她终于意识到,天堂之门离一夜暴富且不懂得珍惜的日本人越来越遥远。大碟《天堂之门》销量高达200万。泡沫经济时代的序幕缓缓拉开。上图为一代演歌女王-美空云雀。

轻音乐 杂志 版本

上一篇: running man 110814中14分左右出现的背景音

下一篇: 谁能给我推荐几首比较安静的歌,最好没什么起伏的那种,纯音乐也



发表评论:
最新图文



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花遮歌曲网 版权所有 0.23954